因為自己的馬來西亞國籍,在臺灣高校學習的華人牛立(化名)被一名大陸學生奚落了一頓。
  “前些天坐公交車的時候,我正在打電話。”這名大四學生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一名大陸學生聽其並非臺灣口音,便問是哪裡人,“我說‘大馬’,他臉色一變,立刻破口大罵:‘你這滿口謊言的畜生,滾回你狗國去,來這學啥中國文化。’”
  此前,幾名註冊資料顯示來自“中國大陸”的陌生網友,在牛立的個人社交網絡站點上爆了粗口。
  差不多同時,梁靜茹、曹格等馬來西亞籍藝人也遭遇了中國網友謾罵。一些知名微博博主則公開聲稱不再赴馬旅游、不再購買馬來西亞商品。
  在中文網絡世界,這個東南亞國家突然不受一些網民的歡迎,是馬來西亞MH370失聯事件的衍生效應。正如多國媒體所評論的,馬來西亞剛開始處理客機失聯事件的表現並不出色,部分信息延緩公開甚至前後矛盾,已為不少人詬病,併進而導致一些媒體或大V過於情緒化的表達,甚至主動挑動著民粹情緒。
  但近日來,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,情緒釋放需要理性表達,如果讓情緒壓倒事實和理智,結果只會適得其反。
  家屬現階段表現較為剋制
  “大家都能理解失去親屬的巨大悲痛。但馬總理宣佈飛機墜毀後很多家屬的激烈反應包括暈倒、抗議,甚至打起來,有點讓我意外。”畢業於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自由撰稿人任意說。
  據《南華早報》報道,一位美國乘客家屬說,中國家屬的表現“太小孩”了,他們只會幹涉調查,並最終傷害他們自己。
  但更多人對家屬的表現是一種出於同理心的理解,認為家屬在這麼大的事件面前,哀痛的感情需要尊重,悲憤的心情可以理解,激烈的態度應該寬容。
  就中國青年報記者的觀察,從總體上看,作為失聯客機乘客的親人,現階段表現仍然較為剋制。
  3月25日是馬總理宣佈MH370終結於南印度洋的第二天,馬方高級別代表團來京舉行家屬溝通會。一位空軍中將在會場上起立回答家屬提問時,投影儀的光線一直照著他的眼睛,他多次試圖避開,但總是沒能奏效。兩位家屬委員會成員見狀拿出紙板,遮住投影儀的鏡頭,後來則關閉了投影儀。
  溝通會現場,還有一位全身發抖的年邁家屬,在親友攙扶下提出了關於飛機的技術問題。提問完畢後,他還禮貌地說:“請×××回答。”
  當然,並非所有人都能時刻保持理智。發問過程中,一位心情悲傷至極的家屬稱馬方官員“水平不高”,“沒有想到你們身高也不高”。
  馬方答問之後,一名家委會成員立刻起身糾正。他禮貌而委婉地建議,請媒體不要報道關於“身高”的表述。
  總體上剋制的表現延續到私下交流場合。在家屬微信群里,有人曾建議參加馬方溝通會時準備些雞蛋,另一家屬馬上勸阻:“不能做違法的事情。”
  就在清明節這天,從家屬微信群的信息看,家屬對失聯事件關註較多地集中在:中方船隻接收到黑匣子信號、組織家屬體檢、溝通會暫停3天等事項。家屬多次互相鼓勵愛護身體,堅持關註事件進展。
  媒體和公眾人物應該更理性
  但是,馬來西亞籍學生牛立的遭遇說明,不僅馬來西亞在網絡上被一些人言辭激烈地號召“抵制”,馬來西亞的藝人在微博上遭遇圍攻,甚至連馬來西亞籍的普通人也遭遇了不理性的攻擊。
  牛立沒有太在意公交車上的遭遇。他認為,給他貼“畜牲”標簽的人是“笨腦袋”。
  牛立打了一個通俗的比方:“如果一個女人背叛了你,那麼,你可能會恨那個女人。但是,你就要恨所有的女人嗎?”
  在挑起不理性情緒上,一些大V和媒體起到了不好的作用。
  以某報為例,有一天的一版大字標題是“馬國政府,馬虎應付”,輔以三宗罪:“馬方仍未披露與真相相關信息”;“飛機墜海的相關數據,馬方於3月12日已獲得”;“馬駐華大使‘耍太極’,見面會數度惹怒家屬”。內版有一個大標題是“飛機落入南印度洋原來是‘猜’出來的”。在展示“馬航!你欠我們一個交代”標語的大幅圖片下方,是源自中新網的稿件《面對乘客家屬質問,馬駐華大使沉默、沉默、再沉默》。
  在一些社交媒體上,謾罵更無節制。如某微博稱“馬來西亞航空別再欺騙全世界了,你們實在太無恥!!!”有的商業網站甚至專門設置了“抵制馬來西亞”熱門話題。
  媒體人潘採夫指出:“在民意洶洶的時候,明星和公眾人物太過情緒化不應該。媒體發什麼九問要麼智商不足,要麼是在投機。當社會公眾情緒火爆時,媒體和公眾人物應該比普通百姓更冷靜理性,如果你比老百姓還亢奮,那普通人要被煽乎成什麼樣兒呢?”
  自由撰稿人任意也說:“看到這些劇烈悲痛的家屬,我不得不問:中文世界的媒體和信息是不是也有責任?有沒有什麼東西延長甚至加大了他們的痛苦?包括過多指向馬國和馬航,其帶來的不是問題解決,而是仇恨。此時應對家屬提供更多信息,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,我們知道什麼,不知道什麼,排除陰謀論,為其提供真正的心理輔導。”
  對事件過度解讀並不是好事
  3月31日,《廣州日報》國際編輯溫俊華撰文表示,現在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馬來西亞政府是導致飛機失蹤的“劊子手”。微信朋友圈熱傳的關於馬政府和機長談判失敗的說法,只是一個“陰謀論”,沒有任何證據支持。
  他所說的“陰謀論”,此前多家網站以《傳言馬航MH370失聯卷入政治陰謀》、《劫機者曾和馬政府討價還價?》等為題,刊發相關文章。
 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陳力丹告訴記者,媒體的職責是報道事實而不是報道猜想,“‘早上傳謠、晚上闢謠’的情況應該好好總結教訓,沒有權威的來源不要瞎說。”
  針對網絡上一些人呼籲抵制馬來西亞等激烈言辭,4月4日,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黃惠康表示,那不代表全體中國乘客家屬、全體中國人和中國政府的立場。
  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教授沈陽認為,“網絡中總有部分人會有非理性化的表達。”據他觀察,謾罵只是一小部分人的行為。
  一些學者也撰文認為,公共輿論不應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就指責馬方故意隱瞞信息,過度解讀失聯事件並不是一件好事。憤怒和謾罵既不利於探明事件真相,也無助於家屬維權,媒體、學者也應該理性處理,把握分寸。
  本報北京4月6日電  (原標題:專家:“陰謀論”目前沒有證據支持)
創作者介紹

耆英饑饉

wr86wrguz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